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理論·探討

銀行業競逐金融科技新賽道應具全球視野

發布時間:2019-07-22 22:36

作者:王勇

  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到來,全球化4.0正在進一步引導全球經濟一體化進程。在新的形勢下,金融科技已成為全球銀行業競爭的新賽道。當下,隨著我國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鼓勵有良好市場聲譽和專業能力的外資機構與境內金融機構積極開展股權、業務、產品、經營、技術等多領域合作,這意味著我國銀行業在競逐金融科技新賽道時,應具全球視野,須謀定而后動。
  應盡早讓金融科技公司登陸科創板
  當下,資本或者說融資永遠是金融科技公司發展壯大的重要支撐,尤其是在融資渠道上包括有天使投資、風險投資、資本市場融資以及智力融資等。從全球范圍看,近年來,金融科技的快速發展,對金融市場、機構和服務產生了巨大影響,并成為全球投資人和創業者聚焦的熱點領域。數據提供商CB Insights公布的研究結果顯示,2018年,風投支持的全球金融科技公司獲融資達395.7億美元,比上一年增長120%。
  研究顯示,2018年全球金融科技公司完成1707筆融資交易,高于2017年的1480筆,其中有52筆大型融資交易,包括投資額逾1億美元的交易,52筆融資交易總額為248.8億美元。另據零壹數據統計,2018年我國金融科技公司的融資筆數高達617筆,占全球55.5%;美國和印度緊隨其后;新加坡52筆,超過英國的49筆。2018年我國金融科技公司融資總額約為3283億元,占全球的74.6%。
  從領域分布看,2018年區塊鏈領域共獲453筆融資,遠遠超過排在第二位的網貸(145筆),融資總額為334.5億元。綜合金融領域雖然筆數較少(24筆),但融資金額高達2263.6億元,其中大額融資案例較多。從我國金融科技公司境外資本市場融資及財報情況看,15家境外上市金融科技企業2018年業績整體較2017年大幅提升,多家企業業績搶眼,超出市場預期。有5家企業凈利超過10億元,分別為宜人貸、樂信、拍拍貸、趣店和360金融。
  從業務類別看,購物分期企業、頭部網絡借貸平臺、助貸企業以及支付企業業績不俗。而印度的金融科技公司,三分之一的融資由首席技術官(CTO)引來,也就是智力融資拔得頭籌。CTO的智力和個人的卓越領導力是獲得融資絕對重要的因素。
  2019年上半年,全球多家金融科技公司收獲了不菲的融資,而融資渠道或融資形式仍然首選風險投資,這或許成為今年全球金融科技產業發展的一個好兆頭。其中,融資表現較為出色的金融科技公司就是Acorns。A-corns是一家以微投資為核心概念的智能投顧平臺,該平臺成立的時間雖晚,但發展速度令人矚目。早在2015年,Acorns的注冊用戶數就已超過Betterment,此后更是一騎絕塵,超越了所有的智能投顧平臺。2019年1月,A-corns完成由NBCUniversal 和Comcast 風險投資部門領投的1.05億美元E輪融資,平臺估值達到8.6億美元。再看OakNorth,這是英國一家2015年9月才開始營業的數字銀行。公開資料顯示,OakNorth主營業務是通過旗下數字平臺向中小企業提供貸款,此外它還可接收存款,并向個人和小型企業提供儲蓄產品。截至目前,該公司已獲得至少三輪融資,其中不乏來自著名投行的投資。2019年2月,Oa-kNorth 獲得軟銀集團愿景基金的4.4億美元投資,并創造了歐洲金融科技融資的新紀錄。據了解,目前該公司估值已達到約28億美元。
  自2019年以來,科創板被視為我國資本市場諸項改革的試驗田,科創企業注冊要求和程序、減持制度、信息披露、上市條件、審核標準、詢價方式、股份減持制度、持續督導等方面細則均逐一落地并迅速實施,7月22日首批25只新股批量上市。而科創板自進入討論之初,螞蟻金服、平安旗下壹賬通、陸金所、百度金融、京東數科、商湯科技等金融科技公司是否將申請、是否能獲得首批受理一直成為市場焦點。
  有專家稱,金融科技公司目前要登陸科創板有三方面難點,一是這類公司在國民經濟中的作用是否真的符合“科創”的概念;二是當前大部分金融科技公司盈利狀況并不理想,很多公司的商業模式并未成熟;三是偏向金融類的行業都會涉及到監管。不過,筆者認為,當前經過嚴格篩選后的金融科技公司仍可考慮進入科創板。首先,科創是大科創概念,根據最新發布的《科創板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注冊管理辦法(試行)》要求,優先支持符合國家戰略、擁有關鍵核心技術、科技創新能力突出、主要依靠核心技術開展生產經營、具有穩定的商業模式、市場認可度高、社會形象良好、具有較強成長性的企業。由此可見,應當優先選定現代制造業中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節能環保以及生物醫藥等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但金融科技公司也屬于大科創概念范疇,理應同等對待。其次,從一些金融科技公司財報以及所掌握關鍵核心技術來看,也符合科創板規定的要求。再次,在監管方面,證監會和上交所連續推出了包括《關于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的實施意見》在內的13份科創板相關政策文件,只要金融科技公司能一一符合,就能體現出其完全符合監管標準。更何況,有些互聯金融平臺性質的金融科技公司,近兩年來在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和備案驗收過程中,經過一輪又一輪反復檢查驗收,始終屹立不倒,表明這些金融科技公司“真金不怕火煉”,所以,應盡早讓金融科技公司登陸科創板。
  銀行業應放眼全球競逐金融科技新賽道
  當下,隨著新一輪金融對外開放戰略實施,我國已成為全球金融業布局和競爭的大市場,同時,全球金融市場與我國金融市場也已緊密地融合在一起。此時,國際超一流科技巨頭在金融科技領域的競爭和博弈同樣異常激烈。那么,當前博弈和競爭的新賽道究竟指向哪里?對全球金融科技發展又將起到哪些重要的引領作用?比如,通過在國內市場多年的磨煉,如今的華為、中興、阿里和騰訊等公司在美國人看來,儼然已成為國際市場尤其是美國相關行業的有力競爭者。很明顯,硅谷已經在全球市場上迎來了上述科技巨頭的挑戰,而且要應對這些公司的競爭并非易事。正如投資公司Qim-ing Venture創始主理合伙人加里·瑞斯切所言,忽視中國的公司,將會面臨風險。當中國創新走向全球時會發生什么情況?如果應對不當,美國公司將面臨困難。投資公司DCM Ventures聯合創始人大衛·晁也表示,在移動支付方面,中國至少有三四年領先優勢。例如,微信的支付生態鏈,允許其他企業在其平臺上開展業務,引爆了一種全新經濟。也正是有了這種危機感,美國科技巨頭的創新能力也被激發,似乎要形成絕地反擊之勢。最近有消息稱,Facebook擬將用區塊鏈外加一些可靠的技術,比如使用聯盟鏈、采用BFT共識等,通過發明Libra 這種“數字貨幣+支付寶”的創新支付工具,來化解阿里、騰訊的競爭壓力。不過,當地時間7月2日,美國國會要求Facebook 停止開發Libra ,稱其與美國的貨幣政策以及美元相抗衡。
  在這樣的新形勢下,我國銀行業在競逐金融科技新賽道時,一定要有全球視野和前瞻性思維,同時要搭準全球金融科技競爭發展的脈搏,去布局和實施金融科技創新戰略。
  首先,一切金融科技都是圍繞著數字貨幣和數字金融展開的。有了金融科技的推動,之前的互聯網金融迭代為科技金融,再到數字金融,數字金融再推動數字經濟的發展。在這種脈絡下,從互聯網金融到數字金融,金融與科技融合出現了新變化,金融科技企業開始賦能實體經濟,科技金融正在突破狹隘的金融領域,與更多行業結合,并且重新賦能眾多底層行業,有了真正的意義。比如,2018年新型數字金融服務在我國迎來了蓬勃發展階段,數字金融與科技完美結合,傳統與新型金融主體均在加大數字化實現的力度。有的通過技術改造或收購技術企業,將自身進行全面數字化;有的本身就是科技公司,運用強大的觸達能力積累海量的數據信息,再去服務實體與金融行業。在領先者看來,真正的金融行業變革,應該是新技術與金融行業的流程與環節的深度融合,金融科技不再是金融的變種,而是變成了一種全新的技術。數字金融的未來應該是金融機構開放核心能力,賦能實體企業新的階段。
  其次,銀行數字金融轉型已經不可逆轉。目前,我國商業銀行紛紛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而且所有金融科技公司都與大中型銀行結成了合作伙伴關系,助推銀行開設智能化的“無人網點”,開啟了數字金融轉型之路。比如,浦發銀行推出業內首個API bank無界開放銀行,通過將銀行“市場預測、風險評估、數據分析”等能力進行封裝,深入融合開放銀行服務,最終開放給零售平臺和流量平臺,為用戶提供更加便捷、智慧、周到的金融服務。另外,中國銀行、建設銀行、招商銀行等都推出了API銀行。相信今后會有大量的銀行轉成開放銀行的服務方式,把金融機構的核心服務能力嵌入到日常生活的高頻場景里。這意味著今后的銀行是一種服務,而不是一種場所,用戶在哪里,銀行的服務就在哪里,成為真正的“Banking Everywhere”。
  再次,在銀行業競逐金融科技過程中,需要得到央行金融科技委員會的戰略指引,包括金融科技發展規劃指引,明確金融科技發展目標、重點方向和主要任務,加強統籌布局與行業指導。同時,要深入推進央行數字貨幣研發,逐步建立金融科技監管規則體系,完善創新管理機制,營造有利于金融科技發展的良性政策環境。還要深化金融科技基礎性研究,凝聚形成產學研用發展合力。另外,充分運用金融科技手段,優化信貸流程和客戶評價模型,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紓解民營企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
  最后,在監管層面,管理層要大力支持商業銀行主動開展架構轉型,建立開放、彈性、高效、安全的新一代銀行系統;支持開展跨界合作,拓展金融服務場景,建立新的獲客與活客模式,積極拓展銀行跨境、跨領域、跨行業的服務能力;不斷完善上下游產業生態鏈,加強線上線下金融服務銜接,針對細分客戶群和業務場景,提供差異化的金融產品和服務,提升金融服務價值,構建開放銀行生態圈。
  (作者系中國人民銀行鄭州培訓學院教授)

黑龙江p62开奖号码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