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集藏

功力深厚畫價堅挺 華新羅作品馳騁拍場

發布時間:2019-07-18 23:02

作者:朱浩云

  在清代康熙—乾隆年間,揚州地區活躍著一批書畫藝術家,他們標新立異、不合時俗,中國美術史稱為“揚州畫派”(其中8人為“揚州八怪”)。主要書畫家有金農、李鱓、汪士慎、高翔、鄭板橋、黃慎、李方膺、羅聘、高鳳翰、華嵒、邊壽民等。在“揚州畫派”中,繪畫功力較深且一生以賣畫為業、作品又廣受藏家青睞的當推華嵒。
  民國時期,曾流傳著張大千和張學良兩位大收藏家在北平琉璃廠畫店暗爭華嵒《紅梅圖》的故事,當時,張大千先與老板談好300大洋的收購價,由于他當時沒帶錢,準備第二天交錢后拿畫,不巧張大千走后,張學良看到此畫愛不釋手,決定出500大洋收購,老板見張學良有權有勢且又肯出高價,故只能失信于張大千,將畫賣給張學良。30多年后,張大千和張學良早已成為知心朋友。有一次,張大千到臺灣看望眾多老友后回美國時,張學良親自到機場送行,并悄悄地將一包東西塞給張大千,要求他回到美國后才能打開,當大千返美后一看,原來是華嵒的《紅梅圖》,這讓張大千感慨萬千,也為后人留下了一段佳話。
  兼工帶寫功力深厚
  華嵒(1682-1756)是“揚州畫派”主要成員。字秋岳,號新羅山人、布衣生、東園生、白沙道人、離垢居士等。福建上杭人。老年自喻“飄篷者”。他出身于紙坊手工家庭,曾在造紙作坊當徒工,在景德鎮為瓷器作畫。由于華嵒從小聰慧且喜愛繪畫,常替人作山水、花鳥、人物等,又在寺堂廟祠畫壁畫。22歲那年,家鄉重修華氏宗祠,當地人力薦華嵒給祠堂正廳畫四幅壁畫,但地方勢力卻一口反對。于是,華嵒準備離家出走,周游天下,但又不甘心,臨行前的一天晚上,他翻墻進入祠堂,左手舉著火把,右手揮動畫筆,爬在梯子上畫了《高山云鶴》、《水國浮牛》、《青松懸崖》、《倚馬題詩》四幅壁畫,畫完后,華嵒便踏上了茫茫征途。鄉人看后大加贊賞。
  華嵒離家后,僑居杭州數十年,鉆研詩詞、書畫,廣交文壇和畫壇好友,一生中曾客游北京、承德、揚州等地,以賣畫為生。由于華嵒在揚州居住過,后人將其列入“揚州畫派”。華嵒71歲定居杭州,繪畫十分勤奮,并以“歲月矢流,光景堪惜”的緊迫心情,埋頭作畫。
  華嵒擅畫人物、山水,尤精花鳥、草蟲、走獸。他的花鳥吸收了陳淳、周之冕、惲壽平諸家之長,形成了兼工帶寫的小寫意手法。他重視寫生,善于捕捉自然動物中的天趣,將花鳥的動人姿態表現得淋漓盡致。在畫法上,既有細節描寫的精微,又不失筆墨的簡逸生動,他畫的花枝,用筆細挺,由于功夫到家,使人感到枝條彈性十足。華嵒的人物畫得益于陳洪綬、馬和之,形象有所夸張而又不變形,線條似馬和之的“蘭葉描”,簡練柔勁,不失形似而更重精神,同時富有極佳的意境。他的山水取法元人、明唐寅,別具一格。
  創作勤奮求畫者多
  華嵒創作十分勤奮,求畫者眾多,在當時揚州有很大的影響。民國時期,華嵒作品已是民間的稀世之寶。新中國成立后,
  華嵒不少作品入藏各大博物館并展出。
  在拍賣市場上,華嵒歷來是熱門人物,他的作品在海內外拍壇常有佳績誕生。1990年他的一幅《花鳥》在紐約拍賣會上以25.3萬美元拍出,同年,他的《松鶴長春》以23萬美元成交,這個價格在當時“揚州畫派”中是比較高的。1996年他的《百祿長春圖》被北京翰海拍至39.6萬元;2000年《紅葉翠鳥》被香港蘇富比拍至158.4萬港元;2002年他的《紅樹青山圖》被上海敬華拍至143萬元,而《鳴禽圖》被朵云軒拍至73萬元。由此可見,他的繪畫價格居高不下。
  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華嵒的《紅樹青山圖》在中國嘉德獲價1960萬元,同時打開了華嵒作品的市場空間,從2009年至今,已有多幅作品價格超千萬元。即使近幾年書畫市場處在調整時期,但華嵒作品行情依然火熱,2014年他的《人物山水冊》在上海天衡獲價943萬元;2015年《柳禽圖》在中國嘉德以747.5萬元成交。
  從目前市場行情來看,華嵒的繪畫作品價格在“揚州畫派”中與金農、鄭板橋同屬最高的。他的書法作品很少,偶有亮相,價格要低于金農、鄭板橋,與汪士慎等不相上下。記得2012年中國嘉德曾推出華嵒的一幅書法作品,獲價20.7萬元。鑒于華嵒的繪畫功力深厚,加上畫路寬,藝術個性強,對后人影響也很大,預計華嵒繪畫作品仍是藏家追逐的熱門品種。

黑龙江p62开奖号码今天晚上